生物学科网
高中
上传 客户端 扫码下载APP 定制您的专属资源库 网校通

古基因组有助查明澳大利亚土著起源



   科学家从一颗距今700年的人类牙齿中提取出古DNA。

  澳大利亚土著居民的遗体或许将能重回家园。研究人员使用古老DNA测序技术鉴定了这些“暂居博物馆”的遗骸,以确定其起源。

  近日发表在《科学进展》杂志的一篇论文中,研究人员表示,他们可以精确地将古澳大利亚土著遗骸的DNA与来自同一地理区域的现代居民的DNA进行比对。这可能使博物馆里成百上千的澳大利亚土著遗骨得以“回归”,这些遗骨一直以来缺乏来源文件。

  “这篇论文是‘寻根’工作向前迈出的不可思议的一步。这为博物馆和土著社区带来了希望,他们将能够辨认出更多祖先,并将其带回家。”墨尔本大学人类学家EmmaKowal说。

  1788年,欧洲殖民者从土著居民的墓地中移走了数千具人类遗骸和神圣物品,之后它们被分散到澳大利亚、英国、德国、北美和其他地方的博物馆。1976年,第一具土著澳大利亚遗骸返回,并且送回这些遗骸和物品也成为澳大利亚政府政策的一部分。

  负责这些工作的政府办公室称,到目前为止,澳大利亚博物馆的2500多具人体遗骸和2200件圣物已被送回原籍社区。澳大利亚还把从国际社会收集的大约1500具人类遗骸送回国。但目前仍在博物馆中保存的土著遗骨大多缺乏必要的文件,无法将其归还给适当的澳大利亚土著群体。

  “多年前,如果有人在澳大利亚发现土著居民的遗骸,他们会将其放在一个纸板箱里,然后放在博物馆台阶上,几乎没有任何关于它们来自哪里的细节。”格里菲斯大学进化遗传学家DavidLambert说。他和丹麦哥本哈根大学人口遗传学家MartinSikora共同领导了这项研究。

  对许多土著群体来说,将人类遗骸重新埋葬在祖籍是至关重要的。Lambert说:“你绝对不会想把遗体送回一个错误的地方和国家。”

  2014年,澳大利亚政府土著回归咨询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建议,为那些来源不详的遗骸建立一个国家安息地。

  Lambert和格里菲斯大学古代DNA学家JoanneWright领导的研究小组从27具已知起源的古代土著遗骸中提取了DNA。这支团队从10个标本中找到了部分或全部的核基因组。研究人员还对这些遗骸的线粒体DNA进行了测序。

  接下来,研究人员将每组人类遗骸的基因组与来自澳大利亚不同地区的100名现代澳大利亚土著居民的细胞核和线粒体基因组进行比对。在有核数据可查的10具遗骸中,最接近的是来自已知遗骸起源地区的个体。

  但使用线粒体DNA进行的比较被证明是不准确的。对于11个个体来说,与112个人的数据库中的信息没有决定性的匹配。还有两组古代遗骨在使用线粒体DNA时被错配到错误的地理区域。Lambert说,这意味着没有来源的遗骸需要用核DNA匹配。研究人员希望建立当代基因数据库,以提高匹配度。

  阿德莱德大学古遗传学家AlanCooper指出,论文中展示的古代遗骨与当代个体之间的匹配非常接近,如果遗骸来自没有当代基因组数据的地区,那么要找到匹配就会困难得多。

  GudjuGudjuFourmile是伊德尼吉和吉莫瓦鲁巴拉人的老者,也是相关研究合著者。他也认为,用古老的DNA送还未被证明来源的遗骸,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。他说,其他技术,如骨骼中的同位素,可以与古DNA分析相结合,以识别正确的群落。

  Lambert团队希望能很快在昆士兰博物馆的遗骸上测试他们的方法,然后扩展到其他澳大利亚博物馆,最终扩展到国际收藏。“原住民不能再等了。”他说。

  古DNA检测也可能使其他国家的土著遗骸得以回归。例如,美国联邦法律《印第安人坟墓保护与归还法案》规定,必须将遗骨和文物交还给与它们有关联的团体。

2019年原创资源大赛